2.8亿把公司卖腾讯后,他给元气森林卖水
南宁市恒发电器百货陶瓷经营部
南宁市恒发电器百货陶瓷经营部

企业动态

2.8亿把公司卖腾讯后,他给元气森林卖水

发布日期:2022-08-01 18:11    点击次数:149

文/何己派 编辑/谭璐

假如,你20岁创业的第一个项目就被腾讯收购,转型投资人后投的第一个项目就收获1000倍账面回报,你会怎么选择接下来的路?

6年前,戴志康就站在这样一个分叉口。

20岁创立Discuz!,他拿着800元的创业成本,把这家公司做成了社区软件领域的老大,而后以2.8亿元的价格卖给腾讯。转型做天使投资人,他投了博雅互动、火币集团、魔漫相机等公司。其中,他26岁投的第一个项目博雅互动,上市为其带来近千倍账面回报。

2017年,戴志康投资的伙伴云,面临资金链断裂,这是从前他在Discuz!的老伙计们创办的公司,他决定重新出山,担任CEO。

做这个决定花了一周时间。“感觉得吃点苦才能想明白,那一周就去徒步,从唐山走到秦皇岛,300多公里,每天灰头土脸,脚磨得出血。”戴志康向《21CBR》记者回忆道。

伙伴云重整旗鼓,花了3年时间研究产品升级,最终成为现在的零代码协作数据平台。

通俗地说,低代码是一种轻量的开发模式,通过拖拽已形成模块的图形代码,快速创建应用程序。相比之下,零代码的应用门槛更低,牺牲复杂功能和文本,彻底拥抱可视化。

这种模式大大降低了应用搭建的难度和成本,深受企业追捧。火热的另一面,是技术成熟度低、开发上限窄、业务收益不明显。

2021年,伙伴云的收入同比增长超3倍,营收在几千万元的规模,目前链接20多万企业、超240万员工,以及40万应用搭建者,拥有元气森林、泡泡玛特、蔚来汽车等企业客户。

戴志康说,他想用不那么传统的方式做to B生意,“期望能做成新一代管理者的数字化潮玩”。

前景广

伙伴云早期做的产品“伙伴云表格”,基于表格来管理数据,从协作角度切入企业数字化。

意义在于,模糊了to B和to C的界限,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结合,实现企业数字化的共建共享共治。

如果只是开发个CRM软件,加些增删改查的功能,代码量巨大,没太大难度,也没意思。投资伙伴云的时候,国外一批新的to B公司起来了,用新的打法和模式来做。我觉得,伙伴云也是有机会的。

2017年的时候,公司没钱了。还要不要做?这个取决于市场前景。

当时国内还没有低代码这个概念和品类,很难说明白产品到底做的是啥。从销售业绩来看,就十来个付费企业客户,企业觉得用着挺好,但前景不确定,所谓的“挺好”是不是咱们在自嗨?

于是我们做了个客户调研,发现当时十来个客户里,有六七个的关键决策者是80后,上网很早。

拥有较高数字化意识的年轻人成为管理者,天然会对数字化系统有认知和诉求,运用数字化的能力和老一辈相比能形成代差优势,给他们好的工具赋能,再结合对业务的理解, 小孩发烧38度就有可能实现弯道超车。

当时公司上下处在信心最薄弱的时候,我把调研结果和访谈记录在内部分享了一遍,跟大家说,再等三四年,等这批天然有数字化意识的80后、90后成为中流砥柱,伙伴云的机会就来了。

投别人不如投自己,我先拿1000万美元出来,解决公司日常经营的问题,如果不够我再投1000万美元。要是还没做出来,说明我是傻子一个,公司也“该死”,如果做出来了,公司各位都是奠基者。

低代码

低代码会涉及若干个引擎,包括输入引擎、协作引擎、流转引擎、分析引擎和输出引擎。

公司早期的产品,比如伙伴云表格,产品不赚钱。为什么?因为使用的是个人,公司并不买单。

要想提升产品价值,必须把企业级能力补上,从协作平台升级为产业的开发平台,扩充其他引擎能力,构建企业客户需要的一个完整的数字化应用。

低代码真正做起来,相当费劲,摸索过程起码花了3年。难点在于,引擎不是一个具象化的东西,特别考验基于实际需求的抽象能力。

考虑5个引擎之间不同的参数搭配,抽象、验证、改进、接新需求、再抽象,这个过程里产品架构推翻了好几次,特别累。2019年底,做到8000多个不同行业客户的不同需求,用低代码搭建的方式就能实现。

产品打磨好了,客户增长特别快。2019年,公司只有不到100个客户,从2020年开始,成千上万个地增加,当办公只能远程和异地,企业必须利用数字化工具实现业务的协作化、自动化。

通过伙伴云的零代码,5分钟创建一个应用,3小时交付一个业务场景,5天落地一个全业务仪表盘,在行业里这是很快的水平。

比如我们的客户比亚迪,5分钟就能搭建一个电动车4S店的选址建店应用,解决多人异地高频协同的问题,寻址的效率相比之前提升几十倍。

低代码和零代码特别适用于快速变化的业务场景。

元气森林2019年开始合作,典型的零代码应用场景是推新。一款新产品开发出来,员工试喝产生第一批数据,投放到线下渠道试喝试销,看哪个卖得快,采样产生第二批数据,再做量产的判断。

对消费者提建议比较多的产品,元气森林会做多批次的测验,而后收集反馈数据,再做进一步决策。

低代码不是万能的,为什么很多公司即使自己有IT部门,有核心系统,还是选择用低代码?很重要的一点是,需求的响应速度。

企业服务有大量定制化、个性化需求。大公司如万米巨人,小企业如路边小草,彼此体量不同,发展阶段不同,业务流程也不一样,数字化的诉求随之而变。

像元气森林,刚开始使用伙伴云的时候,只有一两百人的规模,当这个数字变成8000、1万,很多东西都变了。

低代码近几年这么火,本质是大家开始关心组织这件事。

人是企业最底层的竞争力,在这之上是组织,组织之上是目标,目标之上是流程,所有这些都需要一个载体来搭建。

过去,大多数企业的组织是单点型的,房地产就是拿地,做贸易就拿信息差,互联网就是做好产品,一俊遮百丑。

企业组织变得复杂以后,大规模的协同就需要有一个东西,帮助落地相应的流程、业务数据,要有指标体系,使得公司的运转能被度量、被优化。就两种选择,要么自己开发系统来固化流程,要么用低代码来搭建。

100万

伙伴云的客户里,腰部企业偏多,续签率80%,一直很稳定。客单价不贵,1-2万元左右,也有免费版本。

在销售模式上,我们非常坚持订阅制,因此错失了不少必须本地部署的大客户项目。寸有所短尺有所长,保持战略定力,按自己的路走下去,我相信不同的路都能成功。

和友商相比,伙伴云在数据处理能力、易用性和专业度方面,都是有竞争力的。

我们是低代码厂商里,唯一能支持海量数据分析的平台。

对客户而言,其一,传统软件比如OA,做不了深度分析,买完还得再花30万元买个分析软件,而伙伴云能把总体成本降到原来的十分之一。

其二,数据的生产与分析环节无缝对接,既确保分析的实时性,不必按周期导出报表,同时分析具有交互性,数据是活的,输入不同的条件就能出来不同的洞察结果,以此指导决策。

产品易用性是今年优化的重点。我们想对标乐高,让大家像搭积木一样搭建零代码应用,做到开箱即用,降低用户的产品使用门槛。

着眼未来,这是个特别大的市场。Gartner的报告预测,到2024年,美国四分之三的企业级应用会由低代码/零代码来构建,而非传统开发。推演到中国市场,到2027年实现这个数据是有机会的。

做投资,我投的第一家公司就上市了,那时候我很好奇,敲钟是什么样的?港交所的敲钟现场能站得下百来个人,前面摆个锣,大家上去哐地敲一下,照个相。

过去做Discuz!,我的目标是帮100万站长实现低成本创业。现在做伙伴云,我想至少帮100万新一代管理者实现组织成功和个人跃迁。比起上市,这是更有价值的事情。